与难民的音乐

音乐·

文化之交融

亲爱的声音艺术爱好者:

多年以来,难民不断涌入欧洲。国内越来越多的人主张实行社群隔离,排外情绪高涨。我备受压力折磨,强烈地认为我应该做些什么。于是心中便萌生出了和难民一起创作音乐的想法。我的朋友耶恩·威尔茨在罗斯巴赫胜利新教教堂举办了一场慈善音乐会。

在音乐会的准备阶段,我通过向难民和当地居民发送时事通讯邀请他们参与。我们向所有感兴趣的朋友发出邀请——不论国别,男女,老少,音乐家还是非音乐家。

我们用我制作的乐器一同演奏。在整个过程中,我只会给出几点简单说明,整场音乐会中所有的成员都可以尽情发挥。
每个人都能证明自己拥有对音乐之美的感受力,并且从而能创造美丽的声音,即便之前从未接触过乐器。
一些难民和当地的音乐家带着自己的乐器——铃鼓、厄乌德琴、伊朗风笛以及波斯风笛、小提琴、小号或长笛——来参加我们的音乐会并进行演奏。
最后,两个当地合唱团在音乐会上进行了表演。首先,我们对比了东西方音乐差异,之后才开始即兴创作。在一个主调的基础上,以我的泛音乐器为承载,不同文化的音乐相遇了。最后,在携手创作的伴奏中,我们分别用库尔德语、阿拉伯语、波斯语或德语吟唱摇篮曲。起先是一首接着一首地演唱,最后,所有歌声即兴地交汇在一起。
之前我已提及过——这场音乐会中没有专业级别的音乐家,大部分参与者都是从事其他工作的外行人。我们的演出并不完美,但或许正因如此,才有了让人愿意打开心扉的氛围。这些难民音乐家不仅展示了他们身上的某些特质,还让我们了解了不同的文化背景。在与当地居民的互动中,他们共同谱写了一首十分和谐但又崭新的乐曲。我们可以猜想,移民的到来可能意味着对我们自身文化的极大丰富。在拥挤的教堂里,四百名听众聚精会神地聆听了音乐。最后,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你可以在此观看我们现场视频的片段:

几周之后,我还是常常听到这样的反馈:这场音乐会给许多人带来了积极的转变。因为对德国人来说,他们对陌生人的恐惧可能因此转化为同情和兴趣。而对于难民来说,在经历可怕的战乱与恐慌的逃离之后,这或许是第一次有这么多的德国人抱着同情的心态来聆听他们的声音。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一点在于见证艺术和音乐为社会生活注入积极影响。它向我们展示了音乐的力量。这可以被简化为一个简单的公式:乐器就是武器的对立面。武器带来毁灭,而音乐带来疗愈。

在上次州选举中,主张开枪射击难民的德国新选择党(AFD)获得了两位数的选票。这一现象表明,德国各地民众感到惶恐不安,受到威胁。因此这里所提及的项目具有真实、迫切的现实意义,在许多地方都有开展的必要。

如果您也希望在您周围的环境中与音乐有这般的邂逅,而且对项目开展事宜依旧存在疑问,那就报名加入我们吧! 我很乐意为你提供帮助。

我们收到许多人关于更多音乐会的咨询。我与之前遇到的难民音乐家以及德国音乐家建立起了合作。我们将尽我们所能在其他地方组织难民和当地人一起创作音乐、举办这样的音乐会。

愿世界的未来充满爱

温暖问候

约翰·法斯宾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