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

节选自著作:
《振动与健康》(暂译)

问 题 法斯宾德先生,听说您从事声音艺术的工作,这是一种创造音乐与有意识聆听的新形式。通过有意识地聆听,您理解到了什么呢?

比起其它感官,听觉也许能让我们更加强烈地感知外部世界。比如说,当你看着我的时候,你会不自觉地盯着我的毛衣看,但这仅仅是我的外表。假使你倾听我的声音本身,并且不太过注意我说的内容,你就会对我有更深的洞察。你可能因此了解到我许多的内在和情感本质,即我的个性特征。巧合的是,德语中的“person”(中文意为“人”)实际上是来自拉丁语的 “personare”, 翻译成德语意为“透过声音传达”。不仅仅是人,一切能发出声音的事物,它们的内部构造都能够透过声音被传达。有意识的聆听活动能够在我和外部世界之间建立桥梁,并到达更深刻的理解。由于外部世界总是自我的映照,所以这项活动有也助于认识自己。

问 题 对您而言,创造音乐为何如此重要?您把对音乐的创造与孩子的玩耍联系起来,而孩子可以重新发现世界。

成人世界总是带有很强的目的性。比如说这个勺子是用来吃东西的,那把椅子是用来坐的,诸如此类。然而,世界对于玩耍的孩子们而言没有局限。一切都可能,一切都被允许。勺子不仅可以用来吃东西,也可以满足许多不同的功能。当我们尽可能不带偏见地把玩一切可以发声的事物时,我们就能了解这个事物的许多侧面,从而能对它们进行更全面的探索。我们用不同的方式去击打、刮蹭、摩擦或是吹奏一个发声物体,无论它是用木头,玻璃还是石头制作而成,都能产生让我们意想不到的声音效果。各式各样的材料、形状、共鸣和发声方式促成了拥有无限可能性的声音谱系。踏上这样的探索之旅是非常令人激动的。这正是我认为现代音乐应当担负的任务。早前,巴赫说过,当他进入作曲室时,他是去与上帝进行对话了。他有从精神世界接收音乐并将它带到人间的天赋。但我认为这在当代已经不可能了,现在的世界进行着相反的过程:世间上的万事万物,只要能够发声,我们就需要认真聆听。如若我们在其中找到了一丝美的存在,就能有一些东西被解开束缚、更具灵性。

问 题 在您的生活和世界中,声音的振动与共鸣起到了什么作用?在您看来,它们有什么健康方面的益处?

我想借音调镜来说明这个问题。首先,音调镜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装有细沙的鼓。当你通过一个管子唱歌时,鼓膜与声音产生共振,让细沙组成一个个美丽又不散乱的形状。在沙粒组成的图案中,我们一次次地找到叶片和花朵美丽的结构,也找到头骨或沙滩上绵延起伏的纹路。所以我们体会到声音可以产生与植物、动物和其他有机体相似的形状。这让我们很快想到一个问题:万物背后的力量是否与声音有关。《圣经》里说:“太初有道”(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每一个音调都同时承载了创造和毁灭的潜能,这取决于它发声的方式与位置——出现了什么共振。每个空间产生的共振总是不同的。有时振动会被放大,有时则会被抑制。每一位听者心里也有一个房间,在这个心灵的房间中,声响和噪音都会有着各种截然不同的诠释。正确的声音放在合适的地方能创造奇迹。所以每每体会到它对人巨大的影响,我都觉得震撼不已。比如当人们躺在共振摇篮这种乐器上面时,它可以让人通过触觉感知到声音的起落。有一次我亲眼看到一个昏迷的病人在铜管钟琴的音乐中苏醒过来。那一幕让我动容。这种管状钟琴有着很长的余音。在我的课程里,我发现这种乐器的声音对于儿童和成年人都具有非常好的放松效果。听众们常常变得疲倦,打哈欠,感觉自己处于梦幻之中。通过这位昏迷病人的苏醒,我认识到令处于梦幻状态中的人清醒起来也并非不可能。

了解更多知识请阅读《振动与健康》
点击下方书籍获取更多信息schwingungundgesundheit3d_184

《振动与健康》

音乐、艺术及科学,具有疗愈力量的文化新动力
多位作者合著,393页,精装版
梦时光(Dreamtime)出版社,2007年出版
国际标准书号:978-3933825698

个人简介           活动领域